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屎,咸的。

 

掏粪是个技术活。

不要以为人人都能掏好粪,如果是新手,往往会手忙脚乱,弄得自己臭烘烘。可如果是老手,那就行云流水,片叶不沾身。

掏粪讲究要“快、准、狠”。

因为每次留给我掏粪的时间不多,所以得快;由于是自动化工具掏粪,用吸污管管口对接,那就得准。要是不准,粪水会滋自己一身;最后就是要狠,狠是指要对自己狠,强逼着自己忍受那股浓烈而酸爽的味道。

这样才能够坚持将这份工作做下去。冬天还好,味道不会太重,可夏天的那味道,一般人闻一下,三天前的饭都能给吐出来。

没错,我就是大家口中的“掏粪boys”

01:

不过我并不是过去传统意义上的掏粪工,我是一名高铁“掏粪工”。

过去的火车,都是直排式厕所,从上面往下都能看到铁轨,在列车高速行驶的过程中,五谷轮回之物被高速水流一冲,就淅淅沥沥地直接排到了铁路沿线上。

所以注意观察一下铁路,会发现两条与周围颜色明显不同的“线”。

火车经过之时,都会有无形的水雾弥漫,随风吹到铁轨周边。周边行走或者干活的人,如果没坐过火车,还以为是天降甘霖,会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舔。

我希望他们永远别知道这个残酷真相。

列车停靠火车站时,列车员会将厕所锁住,不让人用,这就是因为是直排式厕所,总不能让你秽物原地降落,把别人火车站给弄脏。其实这种落后的直排式厕所,现在在一些老火车上依然有。

排泄物直接排在铁轨上,不仅不健康不卫生,容易传播疾病,而且长年累月下附着的污物容易腐蚀铁轨,又得耗费人力财力去做清理。基于这样的缺点,现在的高铁、动车和部分普通火车上大多采用的,是跟飞机上相同的真空负压集便器。

直排式厕所即将成为过去式,这个改变也因此催生了我这个工种:掏粪工。

02:

列车每次跑完一趟,都需要进行清洗和更换工作,包括车厢内打扫卫生、更换座椅垫套、以及掏粪工们将集便器清理干净。而且速度得快,时间要精准到分钟,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将其清理完成。

本来我进当地铁路公司是应聘的维修岗位,但进来之后我才知道,凡是进了集便器检修组的人,都要去吸污组干一段时间。

原因是要熟悉工作环境,更好地了解真空集便器构造,为以后的维修打好基础。

这么说也对,毕竟这工作环境是吧,再好的维修技术,顶不住这味道也白瞎;另外,听说一套真空集便器设备,纯进口的,价值20万元,不会让我一个新人直接上手拆修。

好吧,掏粪清理其实也是维修的一部分。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。

记得第一次跟着吸污组干这活的时候,正是夏天,燥热的空气,火辣辣的太阳。当天中午,我事先饱饱的吃了一顿饭,不得不说高铁公司的伙食相当好,分量多,油水足。可我事后每次回想,都无比地后悔,我不该吃那一顿饭的,真的,不该吃的。

说是掏粪,实际上运用的都是现代化工具。

在高铁集便器上有一个特殊的接口,而我们有与之对应的集装车。只需要将接口打开,将集装车上的管路搬下来对接,卡牢,打开阀门,启动真空泵,负压之下,秽物自动抽取,一气呵成,这工作就算基本完成了。

不算双列重联、长大编组的话,一列动车组,有8个车厢,其中7个有真空集便器,差不多每节车厢1个集便器。

一个熟练工,清理完这个一个集便器,通常只需要3分钟左右,一组7个需要21分钟,大概吸污1.75吨,一天可清洁十来组列车。碰上节假日,比如春节,客流量爆满,产生的污物也多,那一组就需要半个小时以上了。

可偏偏我是一个新手,还是一个并不怎么细心的新手。当我搬下集装车上的对接管路,打开接口,对接,卡牢。就在卡牢的地方,其实我并没有将真空管与集便器的接口完全卡牢。

所以当我打开阀门,启动真空泵之时。

噗嗤!

一股黄色的、散发着浓郁的不可描述气味的液体从接口的缝隙喷溅我全身。

猝不及防之下,我知道了:屎,咸的!

之后,我感觉把自己胆汁都快吐出来了。在那之后的一个月之内,我都不敢吃任何汤类的食物,逢吃必吐。

最令我过意不去的是,第一次上手操作,不仅害了自己,还连累了同组的几位兄弟,都成了落汤鸡。最后是组长紧急处理。然后同组的兄弟帮我收拾那满地的秽物,用水冲洗。

后来,我变得小心翼翼,慢慢得也能做到3、4分钟清理完一个集便器。其实,只要操作没有失误,味道也不是太大。至少不用像以前的掏粪工那样,时时刻刻承受那酸爽浓烈的味道。

03:

在吸污组干过一段时间之后,我就调到了检修组,本以为维修工作比清理工作要轻松。

可事实证明,我当时太年轻,想法太简单。

在检修组,要面对的不仅是味道,有时还要用手去接触,那个触感,让人绝望。

高铁上人流量大,集便器的使用频率高,尤其是在春运时,集便器的的故障率不低。集便器一旦发生故障,比如堵塞,无法通过负压真空将其清空,或者发生了其他问题,都需要我们来维修。

列车停歇时间有限,因此维修必须得快!

在维修的过程中,也发生了很多哭笑不得的事情。

大部分故障都是因为没有正规使用,其中又有80%以上都是因为各种异物堵塞。就单单我见过的,最多的是“卫生巾”“小孩尿不湿”“各种零食包装”“鞋”,我也见过几个苹果手机,大概是不小心掉了之后不想再捡起来。

其实,我宁愿安安静静地掏粪,也绝不愿意维修一次集便器,尤其是因为异物堵塞故障的。

为什么?

遇见堵塞,你得疏通。一般情况下,我们会拿着一根棍去捅,运气好就能捅开,捅的过程不可避免要直面那些秽物。难闻的气味因为松动之后会更加浓郁……

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算了,忍忍就过去了。可有的地方棍子是捅不到的。在赶时间的情况下,最快的方式就是用手掏。

没错,手掏!

有一次,集便器实在是堵塞得太厉害,而且堵在一个转弯的管路中。按照一般机电维修的正常流程应该是将管路拆开,然后用工具清理,可这样的话,就算手脚麻利,也得要半个小时的维修时间。

如果用手直接掏,半分钟就能解决。

列车等着出行,留给我们小组的时间并不多。别无他法,在组长的带领下,我们小组的每个人基本都非常“荣幸”地体会到了掏粪的酸爽。

记得那次,我两天时间吃了吐吐了吃,见不得绿色和黄色的食物。然后回家的时候,洗了足足7遍的澡,可右半身的味道依旧存在,似乎渗进了皮肤里,洗不掉了。

这是维修工的日常,也是频率最高的日常。

不仅是出现故障要维修,更多的是没有故障时也得检修,一丝一毫都不能放松。

我所在的高铁站每时每刻都有高铁和动车出入,同样的,我们24小时都得工作。

平常我们分成白班和夜班,夜班是晚上7点半到早上十点,12个人,分两个班,倒班工作;白班则是上午十点到晚上7点,5个人。

但是春运高峰期,这个作息就完全不准了,每个人都是连轴转。

有一次,春运还赶上了恶劣天气,有些线路停运,旅客积压严重,等线路恢复时,迎来了史上最高客流,也迎来了史上最高故障率,我们整个组,连续一周,每人每天只休息4个小时。

不仅仅是我们“掏粪boys”,近期朋友圈有一个名为《三分钟》的广告短视频,讲的是列车乘务员和儿子,在火车经停地车站只相聚了三分钟,就匆匆分离的故事。

故事非常感人,但以我相关从业者的眼光来看,这事儿太多太正常了,这就是我们列车长、乘务员、乘警、我们掏粪boys……等等的日常。

我们从来不过春节,只过春运。

04:

自己也曾暗自后悔过,是不是不该入这一行。

从来没想过,我竟然成了一名厕所检修员,而且这份检修员的工作,大部分时间还得掏粪。

我现在在二线城市,每个月七八千的样子,加班多的话会高一点。

但不管工资待遇如何,说出去总是不体面,在这处处都需要体面的社会,我在外从来都只说我是一名列车机电检修工。

就算是家人最开始也不知道我是一名集便器检修员。

后来每次在春节最忙碌的时候,我都不能回家,就算请假也请不下来。因此爸妈经常打电话过来关心我,而我有一次太累太疲惫不小心说漏了嘴,从此,爸爸妈妈就开始了电话轰炸。让我别做这份工作了。

按照他们的话说来:做这个,以后相亲都不好找姑娘。

我不敢挂电话,只能默默的听着。

可我却没有放弃这份工作,一方面是待遇;另一方面,其实这工作你要觉得腌臜就腌臜,你要觉得伟大也伟大,关系着几亿人的出行福祉。

但是这世上的工作,不都是需要有人去做么,说穿了,也就那么回事儿,都是人身上的东西,谁没有呢,谁嫌弃谁呢?

有些吃人饭干坏事的渣渣,才是脏,心脏。而踏实、本分,靠劳动赚钱,我觉得不丢人。

当然了,几年过去了,我果然没有找到女朋友,我想最伤心的大概就是我父母了,这确实是个问题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