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没受过专业训练、没有正式编制,可这只边牧依然坚守边境

 

夕阳西下,一只黑白相间、体格健硕的边牧犬安静的趴在上面,等待着官兵的归来。


它今年已经三岁多,重约25斤,胖嘟嘟的,会通过肢体语言来表达喜怒哀乐。官兵们给它取了个绰号叫“奥斯卡”,将它比作是一个不会说话的“演员”。



故事还要从四年前说起……


2014年12月7日深夜,三都军民融合警务室官兵如往常一样在海上巡逻着,刚走到青山渔排时,只见一条边牧犬平躺在青山石滩上,黑白相间的毛被海浪冲得七零八散,左后腿受伤流着血。


官兵如同抱婴儿一般将这只全身冰冷的小边牧抱回了警务室。



对于这只“身世可怜”的小边牧,官兵们都十分地“宠溺”。搭窝造家,喂奶洗澡,丝毫不曾懈怠。时间久了,这只小边牧也渐渐地与大家熟悉了起来。


“奥斯卡”喜欢玩水,下雨天,官兵们都往屋内跑,而“奥斯卡”却一个劲的往趸船甲板上跑。


有时跑的太欢,“刹车”没刹住,“扑通”一声就滑进了大海,并愉快地游几圈,才扒着公边艇的尾机嗷嗷直叫,等待官兵们拉他一把。



奥斯卡喜欢扑蝶、追鸟,对“动”的东西特别敏感。官兵们打篮球时,它总是坐在场外当“看客”,观“现场直播”。


对于它而言,其实感兴趣的并不是官兵们的球技,而是球什么时候会出界。


每当看到球跑出界,它跟吃了兴奋剂一样飞快地扑过去,用头推着球,绕着篮球场到处跑,逗得官兵们哭笑不得。



人犬无言,情深海般。对待“奥斯卡”,官兵们如同对待兄弟,对待朋友。


一次训练中,“奥斯卡”在寻找树丛中的小球时,被一根小树枝深深地插进鼻孔,这对嗅觉灵敏的边牧而言,几乎是致命打击的。


这时,最急的还是警长雷童辉。他找来兽医进行医治,并在它伤口恢复期间,经常抱着“奥斯卡”,用手轻轻抚摸它的前肢,防止“奥斯卡”再次抓伤又疼又痒的鼻子。


有的战友看到,那一刻,“奥斯卡”流下了眼泪。



感情都是相互的,这个论述同样适用于“奥斯卡”与警务室的官兵们。


天有不测风云。2014年11月,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,夺走了雷童辉母亲的生命。由于工作原因,他未能回家见上母亲的最后一面。


站在痛苦的深渊,雷童辉不仅会有战友们的陪伴,而且还有另一个朋友——“奥斯卡”依偎在他身旁:一会围着他摇摇尾巴,一会用头蹭蹭他的脚,一会跳到他的身上……



忠诚,淳厚,是“奥斯卡”的特质。


碰到了熟悉的“橄榄绿”,“奥斯卡”总会十分乖巧的跟随在身后,摇着尾巴穿来穿去。


如果碰到陌生人靠近警务室,它就会立马变脸,狂吠不止。


每当公边巡逻艇发动机的声音一响,它都会仰天长吠,宛如在闹小情绪。


待船渐渐驶远,“奥斯卡”仍久久不愿离去,蹲守在趸船边等待官兵们的归来,从晨光初绽到月上中天,都乐此不疲。



奥斯卡不是警犬,没有编制,没有受过专业训练,更加没有警犬的破案素质,但它机警、灵活,学习能力、嗅觉敏锐性高于其它犬类。


经过长时间的训练,它对官兵们发出的一般指令也能清楚领会。


现如今,官兵们更是发挥出“奥斯卡”的长处,每次执勤巡逻、下乡走访,都要带上这只步伐矫健、目光犀利的“编外人员”。



三都有犬,它姓“边”。


一个“边”字,就将“奥斯卡”的忠诚深深地烙上了边防印记。它如同武警福建边防总队三都边防派出所的官兵一样扎根边疆、竭诚守护着,在茫茫大海与万顷鱼排之间,书写着这段碧血丹心的边防情缘。 


海上的风渐渐变大,红色的暖阳慢慢减弱,官兵们出警还未归来,“奥斯卡”甩了甩身子,晃了晃小脑袋,坚定的目光继续注视着前方的渔排,西沉入海的斜阳将它的影子拉得很长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