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笔架 书写美好的人生保驾护航

 老笔说事-笔架我爱写字,每天不划上几笔,心中总会感到空落落的,有种恍然若失之感。然而在习惯方面,我却是个粗线条的人,书写过后,毛笔甩得到处都是,墨汁把原本光洁的桌面弄得乌七八糟的。对此,与其说我毫不在意,不如说我从未注意过。但有一个人却注意到了,一日,我的桌面上多了一个“怪”东西:一段圆木的两端是两个小铝碟子,用螺丝钉镶紧;一端还多了许多用细铁丝折弯的小钩钩,顶端为了美观,还添加了两个小铝碟子作顶盖;毛笔全挂在上面,这下桌面整洁多了。不容分说,这当然是爸爸的“杰作”,虽然这跟制作精良,古色古香的笔架没得比,但却不失雅观和大方。更重要的是,感受到了爸爸的那份厚重的不露声色的爱。我表面上装得像个没事的人似的,但内心那最柔软的角落却被戳中了,温暖了很久。爸爸以前是做木工的,现在刨子已经推不动了,改行做“电工”了,家里起房子的时候,资金十分紧张,为了节省资金,爸爸硬是一点一点地琢磨出了铝门铝窗的制作方法,家里的门窗全靠一已之力完成。虽然改了行,但爸爸对事对物一丝不苟的作风从未改变。

我和爸爸的关系一直不太融洽,虽然没有大吵大闹,但“暗战”却是不断,一天说话很少超过三句的(现在分开居住了,连说话也省了),爸爸是手艺人出身,也许是职业使然,啥事都追求完美,眼里容不下沙子,家里大事小情都做得井井有条。不仅自己带头示范,也要别人遵照执行。衣服不能乱丢,被子虽不要求叠成豆腐块,但必须码放整齐。如果你放任自流,他是绝对不允许的,你不折他帮你折了,如此几次之后,都弄得你不好意思了,不顺从也得“顺从”——偏偏我却是个落拓不羁的人,自己想方设法,能滚多远就滚多远,尽量避免与他碰面。安能摧眉折腰事“老父”,使我不得开心颜。

当自己做了父亲之后,每当顽劣不服管束,那颗心被剥离得支离破碎时,慢慢体会到了爸爸的那份良苦用心,不以规矩,不成方圆,要为儿子树立正确的榜样实在不易,是多么的劳神费思。

此后,我和爸爸的关系开始冰释,尽管独处时还是相对无言。通过香烟作为媒介,一切此前造成的“不快”被“驱逐”得烟消云散。

这几年来,我突然迷上了写作,偶尔有一两篇豆腐块在地方报纸,杂志上发表,我都会第一时间拿回家,与他一起分享,但他仍像一如既往极少赞美之辞,先是不动声色,拿起放大镜,在纸面上点点画画,事后他会把他的意见放到我的案头:那里写得好,那里还有所欠缺,尤其是指出与别的作者的差距……有时他看到好的文章,词汇和书法作品,他也会为我剪辑下来,收藏成册,以备效用。

俗话说,父爱如山。我却想说,父爱如笔架,为你书写美好的人生保驾护航。